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随着江西省推向土地流转、促进林业集约化生产

今年,辽宁省将着力推进农业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推动现代农业发展步伐。而加快农村土地流转更成为农业转方式、调结构的基础。本报记者用两个月时间,多次下农村、跑田间、坐炕头,就土地流转问题进行深入调查,在为相关部门和流转主体提供相关经验的同时,也针对土地流转过程中存在的瓶颈问题寻求答案。

在调兵山市施荒地村,地还是那些地,收益却在翻倍,改革让原有土地释放出更多能量,请看——流转起来的土地一亩顶两亩——“深化改革升级辽宁”特别报道 今年春节前稻子还没卖,村民入股分红的钱也没着落,调兵山市富农水稻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施立武觉得应该先给各家分点红利。为此,理事会决定贷款40万元,每户先按一亩地500元分。可直到除夕那天,40万元红利村民只领走了2万元。 富农合作社是我省第一家以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方式成立的合作社,施荒地村以这种形式完成了全村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土地集中连片经营,既降低生产成本,又能充分激发科技和农机效能,改革让过去一家一户零散种植模式无法办到的事变成了现实,农民收入普遍增加。40万元红利没被全部领走,答案就在这里。施荒地村的“流转”经历,让人们再一次领略了改革的力量。 发展现代农业、加快推进城镇化、提高农民收入,这些都离不开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土地流转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土地流转已成为当前做好农业和农村工作的“牛鼻子”。解决“三农”问题,出路在改革。 “流转”打开散户种植瓶颈 施荒地村土地流转最初的动议可以说是被环境逼出来的。 地处采煤沉陷区,一部分耕地长年积水,而施荒地村传统上又一直以种旱田为主,不仅劳动强度大,一年到头每亩地纯收入也就三五百元。村民早就想把旱田改为水田,但因成本太大,最终不了了之。 单靠几户村民办不了的事,施荒地村“两委”接了下来。2009年,施荒地村“两委”动员村民以土地入股成立合作社,集体筹资开发水田,秋后按股分红,每亩地保底收入350元。 土地流转,施荒地村经营模式整个改变了。过去,每到春季家家都忙备耕;流转后,选种、育苗、买化肥,这些全部统一进行。村民刘德俊告诉记者,过去买化肥主要看邻居,现在合作社搞测土施肥,缺啥补啥,讲的是科技。合作社每年购买农资价格比批发价还便宜,加上之后统一的机械化作业、防治病虫草害和销售,这一整套下来节约成本超过10%。 “流转”打开的散户种植瓶颈还远不止这些。每到秋冬卖粮季节,合作社的稻米卖价远比一家一户“单打独斗”高;大米注册了商标、进了超市,每斤能卖到3元,这更是以往散户种植不敢想象的。 到去年年底,施荒地村土地流转已走过5个年头,两组数据衡量着流转的速度和成效:一是土地流转量从2009年的1350亩、2010年的2000亩、2011年的3300亩、2012年的4000亩到2013年的1.33万亩,流转速度快;二是村民的入股分红,从2009年到2012年,每户每亩分红依次为700元、750元、800元和900元,尽管2013年的稻米还没开始卖,但村民都说“指定差不了”。 以土地入股,施荒地村的“流转”之路走对了,村民都说“土地流转是得民心的改革”。 一年时间改革就征服了村民 施荒地村的“流转”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施荒地村“两委”刚提出成立合作社时,支持和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村“两委”发动村干部、党员,动用亲戚、邻里各种关系,终于说服222户农民入股土地1350亩。 村民韩宝明当初就是抱着“赌一把”的心理入股的。一开始,他总担心自己家的地种不好,后来听说不管谁的地都是秋后算总账、按入股土地分红,韩宝明放心了。很多村民也都像韩宝明一样,一步步地了解了合作社的经营模式。当年秋后一算账,合作社多收入的钱施立武等理事会成员并没有揣进自己腰包,而是按股份分给了入股农户,每亩地的收益并不是年初确定的保底钱350元而是700元。至此,村民算彻底明白了土地流转和入股分红带来的实惠。 第二年再谈“流转”,情况大为不同了。合作社里挤满了村民,300多户争抢着要将自家的土地入股。仅一年时间,改革就征服了村民。 尽管发展挺好,但富农合作社也不断经历着市场的考验。去年秋天,有买家每斤出1.48元收购稻子,而施立武要价是1.5元。一斤差一分,一亩就差100多元。根据理事会的意见买卖未成,可今春稻子就掉价了。这事村民都知道,但却没人来问询,收益共享、风险共担已经深入人心。 调兵山市农经局副局长周景祥说,施荒地村土地成功流转,首先在于有一个想为村民谋利益的“两委”班子,流转前期工作做得细、做得实,充分体现了村民自愿原则;其次在于选择了土地入股模式,把土地流转给了合作社这一新型主体,土地流转“下家”很关键。 政府搭平台让土地流转加速 今年春耕在即,富农合作社又定了新目标,力争流转面积达到2万亩。路走对了,规模也越做越大,他们又想采购一些先进稻米加工设备,实现稻米精深加工,提高附加值,这是一笔不小投入,缺口很大,筹集起来难度不小。 融资难等问题在土地流转中经常碰到,全省各级政府也都在以各种形式,想办法帮助解决。 省农委副主任高伟说,搞现代农业、发展一县一业都需要土地连片、集约化经营。对我们来说,土地流转已迫在眉睫,把土地流转给新型主体,这是农业发展的方向。 今年我省着重推进的22项改革中,第一条就是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促进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支持发展家庭农场、种植大户、农民合作社和产业化龙头企业等新型主体。 沈阳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王春平认为,各级政府在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给予扶持,特别是帮助村集体组织带头人转变观念、提升能力,这是村集体组织领办合作社、加快土地流转的重要条件。 在这方面,我省已有了一些政策,像对合作社用地用电的扶持,包括粮食粗加工按农用电价收费等。沈阳市对上规模的土地流转进行补贴,调兵山市要求涉农金融机构支持土地流转,凡是符合条件的土地规模经营主体,允许其用土地承包经营权申请抵押贷款。 此外,我省还将依托现有资源,建立健全覆盖全省所有乡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为流转双方提供信息和政策法律咨询,评估流转价格,协调利益关系。总之一句话,搭好平台,做好服务,让土地流转快起来。

新一轮“土改”的满园春色 以土地流转为主要内容的新一轮“土改”已在全省各市全面开展起来。在沈阳,促进现代农业发展的45项强农惠农新政即将实施。在这一系列新政中,明确提出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流转。不仅如此,哪个村的土地“流出”得多,哪个机构“流入”的土地多,政府都有奖励。新政策规定,对当年在土地流转中心备案且流转期限在5年以上、面积达到500亩以上新增流转土地的村,5000亩以上的乡镇分别给予一次性以奖代补资金10万元;对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等符合国家土地流转政策的,根据土地流转情况给予适当奖励。 “春风里,地头间,‘铁驴’跑得欢。不操心,多赚钱,农民笑开颜。”在朝阳北票市蒙古营镇大巴沟村膜下滴灌工程现场,操作玉米播种机的村民“耕耘”于自家地头,为联达种业公司播种的农民脱口而出的一句顺口溜道出了今年春耕与往年的不同。结合膜下滴灌工程,今年蒙古营镇因地制宜,大胆创新,采取土地流转模式,交由联达种业公司承包大巴沟村农民土地,用于玉米制种。农民在获得承包金的同时,腾出时间和精力,另辟蹊径,增加收入,一举两得。 去年12月,蒙古营镇正式启动大巴沟村膜下滴灌工程筹备工作。经过镇、村宣传发动,通过联达种业公司积极运作,工程筹备工作进展顺利。目前,联达种业公司与农民签订土地流转合同211份,流转土地面积3100亩。有了土地,联达种业公司得以大展拳脚,实施集约化经营,规范化生产,研发、生产更多优质良种,为进一步提高市场占有率,提升品牌知名度打下了基础。虽然将土地承包给了联达种业公司,但农民仍然很划算,“如果将土地承包给个人,亩收入仅有200元到300元。自己种地,亩收入也就900元。而联达种业公司开出了每亩地800元到900元的价格,加上为联达种业公司播种每亩地240元的收入,每亩地增收200元到300元。省事,划算。外出打工,做点买卖,也能增加收入。” 既是“地主”,又是“长工”,既给“打工”,又当“股东”,这如今在铁岭调兵山市施荒地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富农合作社是我省第一家以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方式成立的合作社,铁岭调兵山市施荒地村以这种形式完成了全村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土地集中连片经营,既降低生产成本,又能充分激发科技和农机效能,改革让过去一家一户零散种植模式无法办到的事变成了现实,农民收入普遍增加。 施荒地村土地流转最初的动议可以说是被环境逼出来的。地处采煤沉陷区,一部分耕地长年积水,而施荒地村传统上又一直以种旱田为主,不仅劳动强度大,一年到头每亩地纯收入也就三五百元。村民早就想把旱田改为水田,但因成本太大,最终不了了之。单靠几户村民办不了的事,施荒地村“两委”接了下来。2009年,施荒地村“两委”动员村民以土地入股成立合作社,集体筹资开发水田,秋后按股分红,每亩地保底收入350元。 土地流转,施荒地村经营模式整个改变了。过去,每到春季家家都忙备耕;流转后,选种、育苗、买化肥,这些全部统一进行。“流转”打开的散户种植瓶颈还远不止这些。每到秋冬卖粮季节,合作社的稻米卖价远比一家一户“单打独斗”高;大米注册了商标、进了超市,每斤能卖到3元,这更是以往散户种植不敢想象的。 以土地入股,施荒地村的“流转”之路走对了,村民都说“土地流转是得民心的改革”。

冰雪覆盖的黑土地上,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正在悄然进行着。

随着辽宁省推进土地流转、促进农业集约化生产的力度加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成长迅速。截至目前,全省家庭农场达到3620个,农民合作社发展到3.6万个,而以他们为主体参与的全省土地流转面积已达到1300万亩,占家庭承包耕地总面积的25.6%。

把一家一户精耕细作的土地集中起来经营,把自由选择的品种根据市场来确定,把新型农机和农业科技用到实际生产中——土地流转不是简单地把土地“归堆”,它给辽宁省农业发展方式带来了诸多实实在在的改变。

李兰会一样的职业农民多了

春节刚过,营口市老边区的李兰会就忙着张罗建育苗大棚的事儿了:“今年春脖子短,我家种植面积又大,不早下手,怕误了农时。”

去年,李兰会成立了兰会水稻种植家庭农场,主要成员包括李兰会自己、爱人、女儿、弟弟,在老边区后石村流转了231亩水田种植优质水稻,进行机械化种植,平均亩产达到1500多斤,亩纯利润达到600元。

米质好,让李兰会家的水稻每斤比市场上高出3分至5分,且吸引来北京的客商。按照订货要求,李兰会将水稻加工包装,以每斤2.5元的价格把1万多斤大米卖到了北京。

由于流转价格挺让农民认可,李兰会很快就和周边凤凰店村、侯家村的村民谈妥了,今年一共流转了2000多亩水田。

李兰会说:“2月8日就和农户把流转合同签完了,下一步还得再购置两台大型收割机和插秧机,不出正月我就开始建大棚育苗了。”

李兰会的家庭农场让周边的乡亲艳羡不已:原以为租地来种指定赚不着啥钱,没想到真让李兰会整出彩了。

可李兰会不这么想——按以往种法指定不赚钱,你得想办法把效益提高。品种得选好的,米质好才能不愁销;土地面积大适于全程机械化,人力成本也能降下来;农资需求得多,价格也能讲下来。更重要的是,以前我就想种绿色水稻,可就那几亩地,你不打药,别人家打一样有影响,现在,我自己说了算,按照绿色水稻标准种植,价格自然也就上来了。

集约生产、科学种植、生态管理,李兰会已经成长为会种地的职业农民。

土地流转再次激发了农民对土地的热情,在提高土地产出效益的同时,也培育出了一批像李兰会一样懂技术、精种植、会管理的新型职业农民,他们的家庭农场正成长为农业现代化发展的主体,对“谁来种地”这一考题给出了答案。

施荒地村给出规模经营范本

一亩地800元,调兵山市富农水稻农民专业合作社又分红了。

这已是富农水稻合作社连续6年给社员们“发红包”。2009年,调兵山市施荒地村“两委”动员村民以土地入股形式成立合作社,集体筹资开发水田,秋后按股分红。作为辽宁省第一家以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方式成立的合作社,施荒地村以这种形式完成了全村农户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

土地流转这六年,不仅社员们尝到了甜头,施荒地村的农业生产方式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以往,春节一过,各家各户就忙着备耕;流转后,选种、育苗、买化肥全部由合作社统一调度,再加上规模种植后集中进行的机械化作业、防治病虫草害和销售,节约的种地成本超过10%。土地集中连片经营,既降低了生产成本,又能充分激发科技和农机效能,流转让过去一家一户零散种植模式无法办到的事变成了现实。

土地流转也给粮食销售打开了一条新出路。去年合作社征得社员同意后,投资120万元建起了粮食加工厂,虽然大伙的分红少了一些,但合作社的资产增加了,而且种植的水稻能够自己加工卖大米,与以往单纯销售水稻相比,收益更高。

虽还在正月里,合作社理事长施立武却忙得不可开交,一面安排水稻加工的事儿,一面张罗给合作社的大米办理商品条形码:“条形码办下来后,我们的大米就能打上包装进超市销售,现在合作社与铁岭当地的两家大型超市都定好了合作方式,平均每斤大米售价能达到2.5元以上,这是以前单打独斗根本办不到的。”

土地适度规模经营是农业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的着力点,更是提高土地效益和农业资源利用率的基础。通过土地流转,以往一家一户耕作土地的劳动力战术已被农用机械化所取代,劳动产出率大幅提升;以往由于面积小而无法推广的农业技术,通过规模经营得以实施和转化,农业资源也得以持续利用。

农产品地头“直达”餐桌

打开微信选品种,打个电话下订单,第二天,有机蔬菜就送到家了。

在法库县流转了3000亩土地的辽宁民生有机食品有限公司,通过建设有机蔬菜基地、免费配送实现了有机蔬菜从地头“直达”餐桌。

为了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公司董事长柳振强有自己的一套打法:“光靠传统方法种植普通蔬菜提高不了产品附加值,我们研究市场,发现了有机蔬菜的小众需求。公司根据市场选择品种和种植方式,进行有机认证,生产出的每一个菜品都经过检测,有了质量也就保证了价格;而且我们采取全程冷链环保配送方式,将有机蔬菜直接送到客户家里,以保证蔬菜的新鲜度。”

这些想法,都在流转的3000亩土地上得以实现。

如今,公司的有机蔬菜品种已发展到上百个,订菜的客户达到1000多个。随着客户的增加、生产效益增长和品牌知名度的提高,公司决定建设有机蔬菜种苗培育中心,扩大有机蔬菜的生产规模,辐射周边地区。

通过土地流转,农产品的规模效益显现,让农产品在市场上更具价格优势,生产者也更具话语权。与此同时,为了抵顶流转费用的支出,不少新型经营主体开始潜心研究市场,通过提升农产品质量来提高附加值,以增加生产收益。

对于大的农业生产区域,土地集中也更便于经营者根据当地资源和市场,对产业进行科学布局和合理规划。

海城市牛庄镇北关村全村流转了2280亩土地,在流转前,市、镇、村三级班子就研究了流转后的土地使用问题,做好了产业发展规划,确立了7个农业产业规划区。镇政府还联系了沈阳农业大学及海城几个专业的种植公司,免费为承包者提供相应的生产技术服务,初步实现了土地集约化经营、农业公司化管理、销售市场化运作。

本文由新太阳集团娱乐网站-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农业专题,转载请注明出处:随着江西省推向土地流转、促进林业集约化生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